快捷搜索:

结果此时此刻和众人说完后也确实看着众人的表

 此时就见马超举起桌案上已经倒满酒的爵,众人也都赶紧双手举爵,就听马超笑道:“各位,今有此次胜利,全赖各位,再次,我敬众位一爵!”
 
    说完,马超是直接喝没了一爵酒,众人也都不怠慢,齐声道:“谢主公!”
 
    然后也都一仰脖,把一爵酒给喝了下去。这自己主公敬酒,不管是爱喝酒还是不爱喝的,不管是会喝还是不会的,可都得要喝,亚不然就失礼了,而且那是不给自己主公面子。就算自己主公不计较,可却不代表别人也都不计较这事儿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看众人都喝下去之后,他也就不再敬酒了,这一爵就算可以了。更多的,还是让众人吃菜吧,所以依旧是那话,“各位吃好喝好,今夜咱们是不醉不归,请!”
 
    众人赶紧齐声道:“诺!”
 
    然后才开始动嘴吃东西,这马超不说话,谁也不能动啊。但是自己主公发话了,开动了,那便没有什么问题了。
 
    看着众人吃喝得尽兴,马超心里也高兴,这也赶上之前的胜利,南蛮事情也算暂时解决了。所以马超这也是“人逢喜事精神爽”,不管怎么说,这就是好事儿。至于以后,那以后再说吧,至少如今,不都暂时解决了吗。
 
    当酒宴毕,都撤下之后,马超便则是问道:“子乔,不知道如今曹孟德兖州军、孙伯符江东军和刘玄德的汉军,如今具体情况都如何了?”
 
   
 
    张松一听,是赶紧回道:“主公,如今曹孟德……”
 
    本来张松是前一日晚刚刚收到了几路的情报,不过还没等他报给自己主公,这自己主公就带大军回来了,这也省去了他再派探马去禀报。之前马超一直也没有问他,不过这时候腾出空来了,他这才问了出来。
 
    之前也说了,有些事儿拿到晚上说,其实就有这个事儿,马超之前没着急问,但是这个时候,肯定是要问的。之前张松也没多说,不是他不说,也不是等着马超问,主要还是他给忘了。按道理来说,这个事儿他不应该忘,但就出了那意外,还真是让他给忘了。
 
    而这时候听张松讲完,马超点了点头,心说看来和自己所想,也有不少相同的地方啊。
 
    这曹操兖州军和乌桓的战斗,基本上算是结束了,他带着人马进行最后的扫尾的事儿。
 
   
 
    孙策在江东和山越的大战,如今也快完事儿了,虽说还没完全结束,不过孙策江东军占据着上风,山越是节节败退,已经就要顶不住了。
 
    至于最后的刘备,倒是速度快,直接把五溪蛮首领沙摩柯的人马给打退了,这还别说,确实是有两下。不过也不得不说,五溪蛮没有什么太强的战力,而且是真不如人家刘备军的士卒厉害,也没多少人,所以最后的结果,那是注定了。
 
    马超了解了具体情况之后,他便对崔安众人说道:“福达,伯言,各位,明日咱们便回返司隶,早些回去吧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崔安众人是齐声道,他们也看得出来,自己主公如今还是急着回去的。其实可以说大多数的人,还是希望早点儿回司隶的。就连孟达,其实他都是如此。
 
   
 
    因为他知道,只要自己回到司隶后,然后再悄悄去自己主公那儿,自己主公可就让自己跟着他去征战了。虽说孟达他也不敢肯定,下一次的大战,到底要什么时候,可是他却有种预感,认为不会太远了。也许一两年,也许更短时日,几个月之内就会爆发,这都不是不可能发生的。
 
    然后马超对庞柔和王伉两人说道:“和明还有王伉,你们便回汉中吧,也是明日就离开!”
 
    “诺!谨遵主公之令!”
 
    庞柔和王伉两人其实也想早些回去,虽说在这儿他们也算是和崔安那些人相熟。毕竟崔安那都认识多少年了,并且雷铜孟达那些人,也都算熟人。但是他们和张松那些在成都的官员,确确实实是不熟,所以崔安他们都要跟着自己主公回司隶,他们自然也想早些回汉中。所以两人是毫不犹豫地就应了下来,他们确实也是这么个想法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看所有人都搞定了,就只有费诗,所以他还是和费诗说了一句,“公举依旧留在益州,协助子乔,处理好益州的事务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马超这一句话,费诗就迎来不少羡慕的目光。毕竟他们可知道,这自己主公绝对不是随便说说,因此,他既然这么说了,那么也就代表着,费诗肯定升官了,反正比之前的官职要大,要不然的话,自己主公绝对不会如此说。
 
    ...
 
    !
 
 
第四二五章 宴会毕封赏众人
 
    所以自己主公的话,那绝对不是无的放矢,更不会随便说说,不会是没有原因的。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,全文字的没有广告。]顶
 
    而费诗他也明白,所以他应诺后,心里也是挺高兴。虽说自己不太喜欢带兵去征战,但是为了全益州,尤其是没有什么武将的情况下,自己也是被张松给派出去了。自己确实,是尽力了,看来自己主公也都是看在眼里。
 
    哪怕自己就算是没有什么大功,但是肯定有苦劳,这个自己主公确实没有忘了自己啊。
 
    结果就像是确定众人所想一样儿,马超开始了封赏众人,结果说了一个时辰还多,最后才把众人都给封赏完毕。当然了,这事儿都有功劳簿,本来马超也可以一部分一部分去封赏,比如说益州这边儿的张松、费诗他们等人,包括庞柔和王伉,先给他们封赏。然后回司隶之后,再封赏崔安他们。
 
    但是显然马超没有那么去做,毕竟他认为,如今其实还是一起封赏了更好,这事儿不好再拖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确实,马超就认为,这之前自己在打仗的时候,常说的一句话就是,等战事结束后一并封赏。结果这么一句话,就拖到了此时此刻,这也真是,过了多少时日了。不过如果可也真是,确实是战事结束之后,所以该是自己这个当主公的去履行诺言的时候了,不是吗。
 
    要是真那么分一半一半的话。哪怕众人都没有意见,可难免有人心里会有些不太爽。毕竟真要是算起来。那样儿的话,自己这个主公。其实还是食言了,没有真正就在战事结束后,就封赏,这和自己的性格不符。而且人“无信而不立”啊,这更何况是自己这么个当主公的,许下的承诺要是不马上去实现的话,一两次都不可以,那样儿都得让自己的威信打折扣!
 
    所以马超他还能不知道吗,这个真是。要不得的。如果自己真那么做了,对自己的弊大于利,肯定是坏处更多,没什么可说的了。
 
    因此,马超也知道,尽早解决此事,就比什么都好,于是这个时候,他便出言搞定了。<strong>最新章节全文阅读WWW.qiushu.cc</strong>
 
   
 
    众人每个人都有大大小小的封赏。出力大的,立功大的多的,自然得到的好处就多。那么相反,得到的只能是少了。但是对于自己主公赏罚分明。还真是没有人有意见,毕竟自己主公其实还是很公平的。
 
    就像崔安的功劳最大,擒住了孟获多少次。所以他自然是得到了最多的封赏。就不说其人擒住孟获他们几次,就说杀敌吧。说他是杀敌最多的,那都没有第二人选。所以崔安是实至名归。也让众人都心服口服外加佩服,这个是一点儿都不错的。
 
    崔安人家每一场战斗都是出生入死,冲杀在最强面,而且擒住孟获还有孟优他们那么多次,杀敌那么多,所以谁能比得上其人的功劳?因此,对于他功劳最大、第一,自然众人都是没有意见的。
 
    然后其他人,众人也都是如此,毕竟跟着马超一起出征的,都知道情况。
 
   
 
    就算是张松他们没跟着一起去的,其实也知道。毕竟有功劳簿在手,自己主公读出来的那些功劳,可没有一个是假的。要不然的话,这地方那么多人呢,能干吗?哪怕是自己主公在这儿,他亲口读出来的,可要是子虚乌有的事儿,众人能干吗?所以张松他们也都是服,知道自己主公的公平。
 
    最后众人是皆大欢喜,升官的升官,发财的发财,这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兴奋的呢。说起来天底下有几个人是真正不为名利所动的,哪怕是一点儿,还真是没有吧。至少马超是没见过,也许有,但是自己真是没有见到啊。
 
    也许那都是圣人,不是凡人啊。当马超看到众人表情的时候,他知道,他们是都满意了。那么他们皆大欢喜,那么自己也是满意了。
 
    这必须要承认,如果他们要真是有什么意见的话,那么就说明自己主公这个封赏可能是有问题的,毕竟人无完人,自己又何尝一点儿错误都不会去做呢。
 
   
 
    但是对于这个封赏,马超之前已经是想了很久,并且一一核对了很久,最后才决定,每个人都要给他们什么。并且还和陆逊商量了几个时辰,最后才定下来的。
 
    要说这事儿和别人商量,都不是那么合适,但是对于自己帐下这么个顶级谋士陆逊,他认为还是没有问题,也应该是和他商量着来。别人的话,都不行,也确实不太合适,不能给自己什么太多太有用的参考。就只有他陆逊可以,谁让其人是顶级谋士,那用处可大了去了!
 
    因此马超最后和陆逊两人商议出来的,他认为是差不多了,结果此时此刻和众人说完后,也确实,看着众人的表情,就知道了。
 
    这时候马超看了眼陆逊,给了对方个眼神,那意思咱们的成果不错,看看各位的表情,这就算是成了!
 
   
 
    陆逊他也同样儿是给了自己主公一个比较隐蔽的眼神,那意思,主公厉害、高明!
 
    马超一看,心说这陆逊也知道拍马屁啊!要说自己确实是想了很久,而且也真是,必须要顾及每个人的想法,毕竟都是自己属下啊。但最后还不是和你陆逊商量了,然后这才商定的吗。所以真说起来,这还是你陆逊更厉害,至少我这,是比不上啊。
 
    众人都离开了,唯独陆逊没走,因为他被马超特意留下来的。
 
    所有人都离开了之后,马超则对陆逊一笑,“这之前的事儿,却是多亏伯言了!”
 
   
 
    陆逊闻言一笑,赶紧说道:“这是属下分内之事,主公不足挂齿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,则把手一摆,“伯言不必如此,该是你的功劳,我却是绝对不会忘了的。如果不是你,说实话,就凭我自己的话,还真是……”
 
    马超是摇了摇头,后面的话,他也不用往下说了,谁都明白。没有他陆逊,就算马超最后想出来的那些,对众人说出来了,哪怕他们表面上也许是没有什么意见,可心里呢,谁知道了。
 
    但是如今可不一样儿,至少马超知道,他们心里还是诚服的,这就足够了。这也算是陆逊的本事,自己可不行。
 
    陆逊一笑,他心里清楚,自己觉得是分内的事儿,可在自己主公那儿,自己却是立下大功了。当然了,他更知道,自己主公从来都说一是一,说二是二。
 
   
 
    最后马超则是说道:“伯言功劳,我倒是不能和众人都去说明,但是我却记在了心里!”
 
    陆逊一笑,他确实,倒真不是在乎这个,不过自己主公的意思,他都明白。哪怕知道,自己主公这算是收买人心的一种手段,可他心里,其实还是很高兴的。因为哪怕有时候明明知道别人是夸奖你,是捧你,但是很多时候说得可能也是真心话,确实就是如此想法。哪怕是有其他的目的,但却也不是那么重要了,不是吗。
 
    “好了,伯言也早回去休息吧,今夜便这样儿了。明日咱们还得早离开,所以还是早休息为好!”
 
    陆逊点头,“诺!属下告退!”
 
    马超是亲自给陆逊送出了会客厅,不管马超是收买人心也好,还是说真心也罢,反正确实是把陆逊再一次给送出了会客厅,他是如此做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见人都走没了,马超一笑,心说都走了,那么自己也回去休息吧。(。。)
 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