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从上次徐晃带兵撤退后兖州军就再也没动之后王

  一夜无话,到了白天,马超用过了朝食,然后一切都整理好后,在张松众人的送别下,离开了成都,直接向着东北汉中的方向行进。txt全集下载www.80txt.com
 
    虽说这距离汉中,中间还隔着其他的郡县,但是说起来也并不算远。而马超正好是顺路去汉中看看,然后再从褒斜道回司隶。毕竟就马超他们这些人马,没有大队人马,所以就算走褒斜道,也不会太耽误时日的。并且这也确实,是众人一致同意的,不是马超这个当主公的拍板,而是他们都同意走褒斜道回司隶。
 
    说起来他们中有人以前也走过褒斜道,但是也有几个,是真没有走过。毕竟褒斜道走起来可不是什么平坦的大道,而是真正的栈道,所以别说本来就不好走,还比一般般的路可危险多了。并且还别赶上雨雪天,要不然的话,很可能就滑倒,直接跌落到山涧,这事儿又不是发生一次两次了,可以说每年都有这事儿,这却也是没有办法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除非是不走,要不然的话,危险肯定是存在的。就说走其他的路,也不可能说就一点儿危险都没有。没准其他的地方,就可能碰到什么拦路打劫的,这事儿还少吗?赶上天下大乱,要是没有这些人的话,可能就太平多了。但是显然,就算是太平盛世。可却也少不了这一类人啊,所以……
 
    古人说得好啊。所谓是“闭门家中坐,祸从天上来”啊。这就算不出家门,都可能惹上祸事,因此就更别说是出门了,不是吗。
 
    一行人虽说没有那么慢吞吞行路,但是却也没有用最快的速度,所以就算是中等的速度,这一日终于是到达了汉中南郑。
 
    结果和成都可不一样儿,汉中太守张既,他可没出来迎接自己主公一行。就只有阎圃、杨任还有王平三人出来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见到自己主公一行人之后,阎圃赶紧说道:“主公,太守已经去房陵、上庸等地巡视了,所以此时却是回不来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,他就知道,果然和自己所想一样儿,张既可没在南郑,要不不管有什么事儿,他肯定都得亲自过来。这张既确实。不是个溜须拍马的人,可是汉中有那么多事儿,他肯定是要对自己这个主公说的,因此他在南郑。就肯定不会不来。但是没赶巧,他不在这儿,那就没有办法了。
 
    自己虽说不是十万火急。但要是直接让张既回来,那确实。不是太好。毕竟虽说自己和他也算是挺久没见了,可却也并不在这一时。因此。明日自己还是带着众人离开,早回司隶为好。至于他张既张德容,那什么时候回来,自己也不管了。<strong>求书网WWW.Qiushu.cc</strong>
 
    马超对阎圃三人点了点头,然后阎圃他们便把马超他们给请进了南郑城。
 
   
 
    显然张既离开之前,把南郑的事儿都交给了阎圃。也是,杨任本事就不用说了,运送个粮草还行,但是说起来在谋略上面,十个杨任捆一块儿,也比不上人家阎圃。
 
    至于说王平,张既认为其人本事倒是不错,但是毕竟在汉中的资历还不足,因此就算他想让王平总领南郑的事儿,张既也知道,如今还不行。再过个两三年,也许就没有什么问题了,这是张既的想法。
 
    而阎圃呢,其人除了没有什么武艺之外,其他方面,确实还都不错,并且绝对是汉中的元老了,因此让他总领南郑的事儿,处理一些汉中的事宜,张既还是放心的。
 
    内政方面不用说,就算是军事,也不能小看了,而且还有杨任和王平两人在,张既其实还是很放心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到了太守府,进了会客厅后,众人落座。阎圃是先给马超众人介绍了一下他们几人,尤其是王平,他是特意介绍给了自己主公,并且还说了,之前在抵御曹操兖州军进攻上面,王平时出了很大力。
 
    这事儿马超早就知道,那给王平他们嘉奖,那还是自己特意亲笔书信给的张既呢,所以他能没有印象吗。但是王平,他确实是第一次见到,所以马超对其一笑,“子均对我军的功劳,我是不会忘却的!”
 
    王平一听自己主公的话,真是受宠若惊,毕竟他年纪还不是那么大,也是刚加入凉州军没两年,更是第一次见马超。以前就总听说扶风马超马孟起是如何英雄了得,那是天下响当当的人物,而今日意见,果然,自己主公是人中龙凤,而且确实是“盛名之下无虚士”啊。
 
    并且自己以前在汉中战事上确实,也算是出过不少力,却是没想到,自己主公还记得呢。
 
   
 
    因此,他心里自然是高兴,毕竟自己连自己主公的面儿都没见到,可这自己主公却记得自己的名儿和自己的功劳,这事儿能不让他心里兴奋吗。
 
    和王平说完后,马超也给阎圃他们三人一一介绍了一下己方这些人、庞柔和王伉就没多说,毕竟都在汉中做事,经常见。还能不熟悉吗。
 
    主要马超是介绍了崔安、陆逊、严颜、黄权、雷铜、孟达还有吴氏叔侄他们,最后还有跟在自己身边儿的。在南蛮投靠自己的木马。这阎圃他们也早都注意到了,毕竟南蛮那边儿的人。和汉人还是有些区别的,一看就能看出来。所以之前他们还纳闷,怎么自己主公还带回来一个南蛮的将领?莫非是孟获?但是也不可能,孟获哪有这么年轻,才十几岁?
 
    可不是吗,木马就十多岁,真是,还是少年呢,孟获可都二十多了。那能一个年纪吗。
 
    不过他们在听了自己主公所说之后,倒是都明白了,感情这个木马还真是有来历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是八纳洞洞主,以会驱使猛兽攻击闻言南蛮的木鹿大王的小儿子,他们都不傻,也都明白自己主公带着这个木马的用意。阎圃心说,这木马加入了己方,也许哪一日,曹孟德兖州军、孙伯符江东军还有刘玄德汉军。他们就会大败了。
 
    这他也认为,以后那些人肯定会找出来破解猛兽攻击的方法。但是在没有之前,他们基本就只能是吃亏了。
 
    至于说杨任和王平,也差不多都是如此想法。也认为自己主公带着木马,那就是太对了。有这样儿的人才在,己方不说是战无不胜。所向披靡吧,但是估计也真就差不多了吧。
 
    就算他们能一下就破了己方的猛兽攻击。可第一次如此对付他们的时候,他们会有所防范吗?因此。三人倒是都认为,自己主公这算是收拢了一个不错的人才,哪怕对方是南蛮族人,但是其实都不重要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众人在自己主公的介绍之下是相互见礼,哪怕是木马,也是入乡随俗,跟着汉人一样儿,给对方见礼,倒是他们南蛮的礼仪,他倒是没拿出来。
 
    马超一看,这如今介绍也介绍完了,自己该说正事儿了,所以便对阎圃他们三人说道:“这此去禺同山,我军……”
 
    马超给他们简单讲了一下在禺同山和三江城的战事,在汉中和成都就不一样儿。那时候马超是面对着全成都的大小官员,自己不可能不给他们详细说说,而且那么多人呢,自己不好那么简单糊弄过去啊。
 
    但是如今在汉中,就阎圃他们三个,张既没在南郑,所以可以暂时忽略不计了。所以马超就只是简单说了一下而已,但是即便简单说了一下,却也讲了近半个时辰还多,这也确实,不得不说,在禺同山和南蛮的时日,也这是多,而且战事也真是不少,谁也不能否认不是。
 
   
 
    在听自己主公讲完后,阎圃和杨任还有王平三人是不住点头,阎圃心说,虽然自己主公这是简单说了一下在禺同山和三江城的战事。但是其中所遭遇的,自己还是能感受到一些的。怎么说呢,别的不说,就说那藤甲兵,这刀枪不入的藤甲,就自己都是第一次听,可己方碰到了,也算是倒霉,那个时候自己主公当机立断,那就再正确不过了。
 
    如果跑晚了,那不是有都少人马都得损失多少吗?但是自己主公的果断,却是让己方少伤亡了多少,这可是实实在在的。
 
    杨任的心里说着,这三江城虽说名儿是一个城,但实际不过就是个大寨子而已。但是主公说其寨门是天外陨铁打造的,乖乖,这天外陨铁啊,这要是拿出来打造兵器的话,那得打造多少神兵利器?
 
    杨任毕竟是个武将,他确实是对这个天外陨铁起了不少的兴趣。
 
   
 
    可是他也知道,这东西觊觎不了啊。别说那东西到底是有多沉,多少人才能给他拆卸下来,然后搬走。就说自己主公,要说自己主公就一点儿想法都没有吗?自己是真不相信,自己主公对那天外陨铁就一点儿想法都没有。可是即便如此,自己主公也没有怎样,更没有如何如何,这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。
 
    所以连自己主公都没去动的东西,自己就更别说什么了。反正自己主公都得不到的,自己是想也不用想了。
 
    要说杨任这人本事是不大不假,但是其人倒是还有自知之明,这也是没错的。也对,要是其人没有什么自知之明的话,可能也活不到今日,没准是早已身死多少年了。可就因为其人有自知之明,所以到了如今,他杨任依旧是活蹦乱跳着呢。
 
    倒是王平的想法,和阎圃还有杨任的不一样儿。
 
   
 
    他既没有去想己方凉州军所遇到的那些危险,更没三江城寨门,那天外陨铁的事儿。此时此刻,他的想法就是,这么好的机会,自己却是没有把握住。主要是自己主公怎么就没有让自己去呢。
 
    要说他确实,是真心想参加这样儿的战事。从上次徐晃带兵撤退后,兖州军就再也没动静了,之后王平觉得是真没有意思啊。毕竟在他看来,这没有战事的时候,对自己来说,确实是很无聊的。反正不管自己是守城,还是去攻城,要不去带兵征战,自己都觉得是非常有意思的。带兵去征战最好,实在不行,就是去守城,甚至去攻城,自己都认了,反正都好。
 
    都比如今好啊,但是自己主公没让自己去,这如今再一听自己主公和孟获的对战,不得不说自己是错过了!
 
    这便是王平的想法了,
    而第二个呢,王平王子均,他虽说年纪还不是马超最开始想象中的那个样儿,但是其人在汉中混了那么久,并且也不是加入凉州军一日两日了,所以他也学得算是很老成,这个是肯定的。
 
    因此这两个人,那都不用再多说。就算是杨任,他好歹也算是在汉中在凉州军混了那么久,几乎每日都跟着张既、阎圃这样儿的人物打交道,所以他如今也算是练就出来了不少东西,至少想看出来他想什么,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儿,谁能看得出来。
 
    所以对于三人的想法,马超肯定都不知道,其实就算是知道了,他也不过就是一笑而已。
 
   
 
    之后三人也没说什么,还是马超先说话了,“今夜我们在南郑待一晚上,明日我和福达他们便回司隶了!”
 
    至于庞柔和王伉,自然还是在汉中留守,这个之前也都说清楚了。并且马超也确实,不准备对汉中这儿有什么变动。这有功者奖赏,这是肯定的,但是升官还是尽量在汉中这儿。不过更多的,马超还是给他们赏赐了不少钱粮布帛。毕竟他也知道,其实升官。不是说连升三级,那就是好事儿。说起来在这乱世中,还是钱粮,尤其是粮草,那才是王道。
 
    毕竟不管你是大汉天子也好,还是说普通老百姓,贩夫走卒也罢,可没有一个不吃东西的。<strong>80电子书wWw.80txt.com</strong>因此粮草的重要性,尤其是在乱世。就更不用说了。打仗是打人,但是也是综合实力的对抗,这其中自然也肯定是少不了钱粮。
 
    阎圃三人一听,接连点头,要说他们确实是不希望自己主公走那么早。
 
   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